回家过年(2016)

  Life       2016-02-05

有外国人把中国人的春运定义为“一次虔诚的朝圣”。人们回家的似箭归心,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即便是1998年的寒潮、2003年的SARS,以及2008年的雪灾。--出自《南方周末》

记得在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第二季中,有这样一段话:“行走一生的脚步,起点、终点,归根到底都是家所在的地方,这是中国人秉持千年的信仰,朴素但有力量”。这段话道出了每个出门在外游子的思乡之情。

又是一年年关时,这几日公路、地铁、办公室的人流越来越少,大家遇见说的话也有“吃了吗”改为了“几号回家”,谈论的也是有关回家的话题。从开始买车票的调侃到带什么礼物回家。无论怎样,忙亦是不忙,漂泊在外在春节期间总要踏上归途。

【一点小感受】虽说大家一直在调侃购票难、火车上拥挤等问题,这些问题客观存在着,且是一个很难协调好的工程,在可见的未来可能还会继续下去。但从自身感受来讲,这些年火车的运营能力也在不断进步着,从网上售票到高铁的大范围运行,都在不断的给人们的出行提供着便利。

【一个朋友的小段子】逗比青年欢乐多~

居家闲话--长相

前两天和老妈出去吃酒席,老妈教我说“嘴巴要甜一点,见人要打招呼,长的还可以的就说小伙子真帅或小姑娘好漂亮,长的实在不行的就夸人家长的高”,这不酒席才刚开始,就有很多人夸我长的高了。我的心很痛,很痛,这些人年纪轻轻的,眼睛就瞎了。

其实人很多时候的烦恼不是长的丑,而是想的美。今天早晨起床,实在没忍住,我就对着镜子感慨了一句:镜子啊,镜子,请你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帅的男人?话没说完,我爸就叫我滚犊子了,他说他想静一静。

大早晨被赶出来,正好领略下北方的冬天, 乱云低薄暮,急雪舞回风。我突然感觉年轻了好多岁,因为冻得跟孙子似的。冷的受不了了,想去同学家里串串门,当我跟孙子似的流着鼻涕,目光呆滞,瑟瑟发抖地挤上了公交车,边上几个大妈纷纷争着给我让座,拦都拦不住。。。。。。。阿姨,我真不是个白痴。。。。。。

走,回家!

本文最后更新于2016-02-05 16:08:03